要闻 财经 宏观 商业 金融 理财 行情 股票 外汇 期货 基金 综合
首页 > 综合 > 正文

探访北京新机场:136栋安置房主体结构已基本完成

2016-10-26 10:18:04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10月25日电 题:1亿多人飞向未来的“新起点”——探访北京新机场新航城

新华社记者李斌、孔祥鑫、丁静

主航站楼地上部分全面开建、首都新航城已开展10余项专题研究、136栋新机场拆迁安置房主体部分基本完工……

在《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规划(2016-2020年)》获批之际,记者走进位于北京京南地区与河北廊坊广阳区相连区域的北京新机场新航城,探访这一京津冀地区一亿多人飞向未来的“新起点”,感受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广阔前景和无限潜力。

北京新机场:航站楼地下是一个“桩”的世界

从天安门广场向南46公里,北京新机场的建设工地近60台塔吊正紧张有序地作业。走进新机场主航站楼工地大门,“重构京津冀、澎湃新动力”10个大字赫然醒目,激励着在此日夜兼程的每一位建设者。1个月前,这里刚刚举行了地下结构工程封顶仪式。

“2014年9月26日正式开工的北京新机场是大型国际航空枢纽,远期规划年旅客吞吐量1亿人次以上。”站在今后竣工时的主航站楼东北指廊处,北京城建集团新机场航站楼工程总承包部执行经理李建华,向记者描述着激动人心的未来。

从1995年参建首都机场T2航站楼、2004年参建T3航站楼到今天成为北京新机场航站楼工程建设的“一线指挥员”——46岁的李建华,在过去20多年里和机场建设结下了不解之缘。

“北京发展太快了,中国发展太快了。”李建华说,“没想到北京又要建一座大型机场。新机场近80个航站楼近机位,几乎赶上首都机场现有3个航站楼的总和。”

记者了解到,航站楼地下是一个“桩”的世界——地下18米,9664根最长达40米的钢筋混凝土灌注桩悄然耸立;航站楼共设置了1232个建筑隔震支座,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单体隔震建筑。

新机场航站楼将成为世界上首次高铁下穿的机场航站楼。除了计划中的北京地铁新机场线、京霸高铁、廊涿城际、S6线,北京新机场航站楼地下还预留了2条轨道交通线。

“一个机场有如此之多的轨道交通线,在中国是第一次。”中国民航大学教授曹允春说,轨道交通把京津冀紧密相连。北京新机场,又让京津冀与世界的连接更加紧密。

距首都机场67公里,距天津机场85公里,距石家庄机场197公里——规划图上,北京新机场将和这几个机场一起成为京津冀1亿多人与世界联通的节点。

首都新航城:已先期开展10多项规划专题研究

“首都新航城”——在距离北京新机场建设工地不远处的榆垡镇十字路口,5个大字格外醒目。

先有新机场,后有新航城。大兴区委书记谈绪祥说:“新机场是优化首都城市空间布局的重大平台,是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平台,是服务国家对外交往、参与国际竞争的重大平台。我们就是以这样的认识推动这项工作。”

近日,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了《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规划(2016-2020年)》,为以发展临空经济为主要构想的首都新航城建设勾勒出发展蓝图。

“新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建设,将改变北京乃至京津冀的空间结构和产业结构,成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战略支点。”谈绪祥说。

“规划的印发,意味着打响了临空经济区即新航城建设的第一枪。”大兴区机场办副主任赵建国说,“有关部门牵头,正在做临空经济区起步区的规划。”

一边是新机场建设如火如荼,一边是临空经济区建设期待尽快“落地”。“有了临空经济规划,还要尽快出台城乡建设、土地利用规划。”谈绪祥曾经长期从事规划工作,对美好蓝图如何实现有着更为具体的期待。

放眼全球,临空经济区往往成为一地经济的增长点,成为当地和世界的连接点。曹允春说:“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已从全球战略高度认识到大力发展临空经济、建设航空大都市的重要性,并将此作为区域经济新引擎、城市发展新动力。”

未雨绸缪,为做好新航城建设准备工作,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单位已经先期开展了“北京新机场新航城交通承载力研究”“大兴区新航城规划建设用地问题研究”等10多项规划专题研究。

拆迁村民:136栋安置房主体结构已基本完成

“机场落户榆垡,情暖万户千家。世界窗口在我家,纵览全球变化。”

48岁的北京市大兴区榆垡镇南各庄村村民葛香玲,难以掩饰因北京新机场新航城建设搬迁、命运从此改变带来的兴奋之情,脱口而出自己写的一首诗。

距葛香玲租住平房不远处的榆垡镇安置房项目工地,136栋楼的主体结构已基本完成,蔚为壮观。这里是来自被拆迁的榆垡镇11个村庄的村民未来新居。

原本偏远的村庄变得举世瞩目,葛香玲一直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是国家的喜事,也是我们村民的喜事。首先要做的就是珍惜当下。”

“我们夫妇俩一直省吃俭用,并教育两个女儿要勤俭持家。”因拆迁腾退补偿了360平方米回迁房和一些拆迁款的葛香玲,仍然在镇里综合行政服务中心的窗口上班,“因为建机场拆迁,我们的生活条件改善了,但是不能靠山吃山,还是得靠自己的劳动,才能过上好日子。”

为了留住乡愁,榆垡镇正在修建乡情村史馆。53岁的拆迁村民张春侠说:“都说故土难离。我们既要看到家乡变成世界级大机场,也要能回忆起田间地头乡亲们拉家常的日子。”

“既然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大机场就在家门口,我们老两口准备将来从家门口坐飞机,周游世界。”心直口快的张春侠已经开始谋划起远方。

已是深秋,在榆垡镇太子务村的一个小广场上,拆迁村民自发组织的广场舞队伍载歌载舞,开始了表演。2018年,他们将搬进位于榆垡镇中心的安置房;2019年,坐落在他们家乡的北京新机场将投入运营。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